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2020-05-27 05:21:39

代孕的争论【BL南方国际生殖中心_电话V信13560-381088】一流水准的广州代孕机构为各试管婴儿人士提供最好的质量最优的广州代孕服务!让广州代孕客户共同发展;以真诚对待广州代孕客户,靠品质占领广州代孕市场。“网上全国政协书院”今起开院

习近平给参与“东方红一号”任务的老科学家回信

  凌锋 建议儿童防性侵纳入义务教育课程

  全国政协委员凌锋建议将儿童防性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新京报记者 吴琪 摄

  5月18日,全国政协委员凌锋参加“女童保护”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丽江有一家孤儿学校的她,格外重视女童的性教育和性保护,今年她也建议将儿童的防性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课程体系。

  凌锋的另一个身份是神经外科医师,作为一名女性,在这份男性占多数的职业里,她也曾遇到、见过性别歧视。作为过来人,她希望能够消除歧视。

  我从一名神经科医生的角度看,14岁的孩子心智发育还没有那么健全,无法预知后续的风险。至于应该提到多少,我觉得法学家们会有更清晰的认识,但是“性同意年龄”上调我很赞同。——凌锋

  谈女童保护

  加强女童保护 对男孩也要进行性教育

  新京报:如何关注到女童保护这一问题的?

  凌锋:最早是因为一名孤儿学校院长在脑瘤手术前托付我照看他们的孤儿学校,随后我就开始接触到云南丽江民族孤儿学校的300多名孩子。从2005年起,我为这些孩子专门设立了民族孤儿救助基金,并开始投入学校慈善救助工作,对于这些孤儿来说,我们这些人,就等于是他们的父亲、母亲。我们这个孤儿学校有很多女孩子,所以我对于女童保护的问题就一直特别重视。

  还有一个例子,让人印象比较深刻。曾经,孤儿学校里接受过一名遭受性侵的女孩子。当时这名女孩子才6岁,被公安送到我们学校来。学校的校长给我描述过这个女孩子的情况,说她就像是惊弓之鸟,一直都特别得害怕,浑身都在抖,不让任何人靠近,尤其是男性。

  最初是连把碗递到她手里都很难做到的。老师们只能一点一点地把饭碗推到她身边去,让她慢慢觉得你不会伤害她。晚上还需要老师陪着她睡觉,慢慢地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女孩子才逐渐恢复。

  新京报:结合实际经验来看,如何切实加强女童保护?

  凌锋:以我们孤儿学校为例,我们学校会定期给女孩子讲生理课,有老师专门提供咨询。另外还有心理咨询的地方,除了我们学校自己的老师可以为孩子们提供心理咨询,还有高校里的老师,在我们学校设立心理咨询点。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要做男孩子的工作,对男孩子也进行性教育。我们有很多的志愿医生,其中有我在医院的同事,也都是男孩子。他们跟着我一起到孤儿学校去的时候,我会请他们给男孩子讲讲生理卫生课,怎么面对青春期的一些心理生理的变化,告诉他们如何正确对待这些变化。

  像我们这样的寄宿制学校,住宿环境也十分重要。我们学校的宿舍里,男孩子和女孩子宿舍要截然分开,小孩子和大孩子也要分开。14岁以上的男孩子单独住一个小院,每天由老师们进行检查,保证按照要求住宿。

  谈职业

  女性求职不应因性别受到歧视

  新京报:如何看待女性职业歧视这个问题?

  凌锋:仅从医生这个行业来看,确实是有性别歧视这种情况存在。有很多来我这里求职的女医生,她们之前都有过被拒绝的经历。我们科83个医生,其中70多个都是男医生。但这个比例在全国已经算是很高的了。全国神经外科的女医生比例,仅为0.4%。

  客观来说,神经外科这个专业有它自身的困难性。一个是生理压力,一个是心理压力。

  生理压力就是说工作时间长。因为神经外科的手术难度大,时间长。我做过最长的一次手术,时间长达36个小时。另一个是学习时间长,神经外科是所有学科中训练时间最长的。

  心理上的就是指神经外科手术的死亡率很高,残疾率也很高。所以做手术的时候,一个生命在你面前,你的心理压力是极大的。

  但这并不能说女医生的工作就做不好。我身边也有很多女性同事非常优秀。从我个人的经历就能感觉到,女性在社会中存在多重性,正向的是在任何一个工种中,女性都能做得很好,不应该因为性别受到歧视。

  新京报:争取权利平等,你做了哪些努力?

  凌锋:结合我自己的经历来看,主要就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要在社会上呼吁,拒绝歧视。另一个方面就是女性要自强、自尊、自爱、自律,获得社会的尊重。

  从我刚当医生开始,就是当时骨科医生中唯一的女医生。做神经外科也是神经外科医生中唯一的女医生。后来我又成为中国第一个女神经外科博士,也曾经担任过世界女神经外科协会的主席、会长。

  自从我当了神经外科医生以后,就没有感受到对我的歧视,或者说是别人也不敢再歧视你了,因为你的成绩和你的努力是明摆着的。

  谈履职

  完善网络儿童色情制品治理

  新京报:作为一线医生,疫情期间做了哪些工作?

  凌锋:这次疫情使我对医生职业精神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疫情初期物资最匮乏、最艰苦的时候,我在微信上建立起“支援武汉”群,协调各方资源支援一线。疫情扩大后,我就“输入病例控制”“滞留武汉人员收治”“医院筛查流程”“急诊三级防护”“返京人员的集中隔离”“为医护人员请功和追认烈士”等问题提出建议。

  另外,北京凌锋公益基金会为武汉十家医院捐款共计100万,用于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持续募集医用外科口罩25480枚,已捐赠22480枚用于埃塞俄比亚爱菲医院疫情防控,拟捐赠3000枚至几内亚、坦桑尼亚、利比里亚、乍得、肯尼亚、加纳和冈比亚的防疫一线。

  还有就是组织线上问诊。1月24日,中国医师协会医师志愿者工作委员会联合北京凌锋公益基金会,成立“中国志愿医生抗肺炎专家小组”,向民众提供免费电话咨询。1月26日,中国志愿医生联合39家互联网医院,开启免费线上视频问诊。

  新京报:今年两会主要有哪些建议?

  凌锋:最主要的是3个建议。

  第一,建议将儿童防性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很多事情防不胜防,外面扎篱笆,不如把自己做得更强。

  第二,建议完善网络儿童色情制品治理,我觉得,只有营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才有利于孩子们的心智发展,对他们形成有力的保护作用。

  第三,建议提高法定性同意年龄。我从一名神经科医生的角度看,14岁的孩子心智发育还没有那么健全,在生理的愉悦之外,无法预知后续的风险。目前有170多个国家的性同意年龄高于14周岁。至于应该提到多少,我觉得法学家们会有更清晰的认识,但是“性同意年龄”上调我很赞同。

  新京报记者 应悦 吴琪 李宁远

【编辑:于晓】


代孕是怎么样的
代孕妈妈如何收费-好
合法代孕需要多少钱
如何能找代孕妈妈
代孕的利弊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